温笙

Et tu , Brute?

【维尤】【ABO】

  今天是维克托第六次见到那个金发的小屁孩,在上一堂课看到大大咧咧坐在第二排正中央,课还没到一半就睡过去的人时终于被他注意到的那个小孩子。

  更何况在他一头栽向桌面的前一刻还给维克托递了个挑衅的眼神。

  所以维克托终于去向同组的雅科夫问了情况,收获的一个快翻上天的白眼和一份学生档案。

      尤里·普利赛提
  很好听的名字
        15岁…嗯,嗯????

  转身要走的雅科夫被突然扯住后衣领的手带的一个趔趄,转身正要开骂就看到那人一脸无语的表情指着年龄那一栏。

  雅科夫正了正帽子把维克托手上的档案抢过来拍在桌子上指着一脸不羁的照片:“这就是之前和你说的那个天才少年,还敢说你开会的时候不打盹?”

  维克托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决定把这个话题拐走:“还没觉醒的?看这张脸也该是个Omega。”

  “收起你那放光的眼神维克托,保佑这孩子是个Alpha并且不会喜欢上你。”天知道有多少不懂事的Alpha学生眼睛围着这个从不懂得收敛自己信息素的人打转,不知道两个Alpha在一起不合法吗?

  拎着资料正准备敲门的尤里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尤里看看手里校医和监控中心给的资料再瞥一眼屋里那个站的笔直的身影,挠挠头还是选择暂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维克托的课从来都是受人欢迎的,毕竟人帅课讲的好更重要的是好拿学分,每次抢前排的座位都很难。

  尤里又一次对着被赶走的人的背影竖了中指,时间被他自己安排的太满来不及占座,每一秒对他来说都很重要,无论是学业,还是,此时进门的那个人。

  依旧满脸笑意的维克托一只脚踏进教室就感觉到最近异常熟悉的视线,站上讲台正对着的依旧是那个金发的人,尤里,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

  初秋下午的阳光很好,暖洋洋的透过窗子打在人身上,仿佛一个温暖的拥抱。

  维克托看向支着下巴睡过去的那个人有点无奈,这时候应该叫醒他的,可是看着阳光打在金发上的光晕突然就觉得这样也很好,雅科夫,这次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

  他缓过神嘴边带上一丝自己都未曾感觉到的笑意,压低了声音放弃早就做好的PPT转身写起了板书。

  下课铃都没能吵醒的人终于在太阳即将彻底落下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呵欠,空气中淡淡的Omega信息素味道让尤里一时间愣住不敢有任何动作。

  “不用怀疑,是你身上的味道。”

  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尤里不由得打个了寒颤,下意识的回头对上人打量他的双眼

  “你是Alpha?”

  “没错。”维克托看着人满脸的戒备轻巧的开口“不过我可没打算做什么,尤其是你这样的小孩子。”

  尤里闻言眉头一皱,转瞬又仿佛无事般回过身子将随意翻开的书页合起塞回包里,又想起什么般抽出档案袋递到人眼前“监控中心说我要觉醒,请假去登记和申请抑制剂。”

  维克托看也没看的直接把档案袋放在桌上:“可以,教师陪同,我和你一起去。”

  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也不管身后的人是否注意到抬腿就往教室外走,感觉到异性庞大的信息素越来越近尤里终于停了脚步,即将觉醒时异性的压迫感是最强的,更何况这个人似乎根本不知道收敛,他挂上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回头盯着笑的一脸灿烂的老师:“你又想干嘛?”

   维克托把一份早就抄写好的地址放到人眼前:“作为回礼,请我吃饭吧。”

  “哈?”

———————————————————

lofter活过来了!
老规矩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每次都站冷cp,心痛

评论(6)

热度(66)